第631章,也不过是一起睡觉而已

作者:贺兰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婚路漫漫:妻子的欲望暖婚似火:顾少,轻轻宠特种女兵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宠上天心动101次:娇妻萌宝宠上瘾神级龙卫

日本一级 www.shuwulou.com ,最快更新天才酷宝:总裁宠妻太强悍最新章节!

    第631章,也不过是一起睡觉而已

    小竹垂下眸子,摇摇头:“随口一问而已,我只是觉得,你母亲身体不好,我们不适合现在这样,靖西,你回去吧!”

    她又要赶走自己。

    迟靖西眉头紧蹙,冷声道:“我已经说了,我不会走的,我会给你一个时间的考虑。

    一星期的时间里,你休想跟我分开,我会每天都跟你在一起。”

    他已经决定了。

    顾小竹觉得,这样也不是什么好事,他无奈的开口道:“你跟我这一星期在一起,也不只不过是睡一觉。”

    迟靖西无法否认这种想法,他就是想要跟小竹睡觉。

    所以,他索性大方的承认:“对,我就是想要跟你睡,我控制不住,难道你不应该负责吗?”

    “靖西。”小竹很是无奈:“我应该负责什么呢?”

    迟靖西沉声道:“我不管,我现在就只对你感兴趣,我对其他的女人可能这辈子都感不了兴趣。”

    身体的相吸,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小竹看向别处:“你这样说,我很难受。”

    “你必须对我负责,我只能跟你在一起,你不能这样,想要我时,就热情如火,不要我的时候就冷如冰霜。

    我不能答应,我是一个男人,你这样践踏,我身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我不容许!”他态度坚决。

    小竹一顿,“那好,既然你想要在这里住,我有点累了,可以先去洗洗吗?”

    “行!”迟靖西倒也痛快。

    顾小竹在他犀利的目光里起身下床,去浴室,洗澡。

    迟靖西一个人坐在屋里,有一些沮丧,整个空间里还弥漫着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和两个人之间热情如火的时候留下的气息。

    如此萎靡。

    迟靖西叹了口气,套上衣服,也走了出去,他在外面点燃了一支烟,只觉得空虚,越来越寂寥。

    他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只觉得沉闷。

    顾小竹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迟靖西在吞云吐雾,整个人的样子很是寂寥。

    她感到无比心疼,同时也愧疚,却又无可奈何。

    爱的理智可能是不够爱,爱的深刻,可能是两败俱伤。

    她一直不是一个过于自信的人,说别人的时候可能会非常的透彻,到了自己的时候,也下不定决心。

    她自己也非常讨厌这样的自己,他也深深的自责,不应该如此。

    “吃点东西吧。”小竹还是轻声的开口道:“你也没吃东西吧?”

    “没有!”迟靖西摇头。

    从回去,他就没有胃口,也没有心情吃东西。

    “那就一起吃点吧。”

    看到他抽烟的样子,实在太担心,也知道他这样很伤身体,她不忍心。

    迟靖西一顿,道:“我去冲个澡,马上回来。”

    “嗯!”

    很快,他就去了洗手间。

    小竹拍了下自己的连,心底暗暗地叫了一声,到底怎么办?

    她去厨房热了下吃的,满心的烦躁。

    舍不得,放不下,不敢,驻足不前,在矛盾挣扎着。

    很快,洗手间的门被霍地拉开,迟靖西从里面走了出来。

    只是在下半身随意地围了一条浴巾,头发凌乱,滴着水,那修长精壮的身躯,一丝多余的赘肉的样子性感而又结实,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心颤。

    小竹快速的低头,不敢去看。

    迟靖西锐利的目光扫了一眼小竹,硬挺的眉宇一挑,不是没有看到小竹的样子。

    迟靖西眸光一闪,眼底掠过一抹微光,她舍不得。

    很舍不得。

    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不然她不会这样出尔反尔。

    这么想的时候,迟靖西唇角扬起来一抹兴味的笑意。

    他没有穿衣服,就这么走了过来,在小竹对面坐下来。

    她已经换了衣服,换了一套保守的睡衣,完全不是之前的裙子,有了防备。

    迟靖西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在想,自己在这里住,能忍着不去碰她绅士一点,只怕很难。

    两个人沉默的坐在彼此对面。

    因为迟靖西没有穿衣服,所以小竹坐在那里,一抬眼就能对上他的眼睛,瞬间不自在,如坐针毡。

    她吃了点东西,勉强填饱肚子,就站起来,低声道:“我吃饱了,你自己吃吧。”

    隔着桌子,迟靖西陡然伸手,拉住她的手腕,猛地一用力,小竹就被他摁倒在座位上:“继续吃。”

    小竹跟觉到了他的力气,眉头一紧:“我吃饱了。”

    “陪我吃!”他说。

    小竹垂眸,不想去看他,只觉得他面对着自己,绷紧了整个容颜,很是冷峻。

    她知道,迟靖西还没有吃多少东西,要是她现在走了,他自己吃,一样没胃口。

    她要坚持走,很伤迟靖西的自尊。

    顾小竹只好坐在那里垂着眸子不去看迟靖西。

    “你松手吧,我陪着你吃就是!”

    迟靖西这才放开她的手,握住筷子,吃了一口饭,随即不经意的问了句:“今天我去单位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竹立刻一僵,抬眼,看到迟靖西目光锐利的盯着自己,她心里咯噔一下子。

    “没有发生什么。”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去说他母亲的事情。

    “看着我的眼睛。”迟靖西沉声道。

    小竹心里如同打鼓,咚咚的跳个不停,却还是迎着迟靖西的目光。

    “你赶紧吃饭吧。”小竹催促道:“马上就天亮了。”

    “你在回避!”迟靖西目光更加锐利,扫过小竹的脸道:“你好像忘记了我是做什么的。”

    小竹皱眉,拼命的忍着,不让自己慌张。

    “任何犯罪都是有迹可循的。”迟靖西道:“从犯罪学的角度出发,这样的情况也是如此,你今天有事情瞒着我,而且这件事和我有关系。”

    心平气和之后,迟靖西怎么想,都觉得小竹不会这样忽然出尔反尔。

    小竹真的慌乱了,急声道:“你把我当成了你抓的那些犯罪嫌疑人?”

    “跟那个异曲同工!”迟靖西继续道。

    “我没有。”小竹立刻反驳,迟靖西太厉害,可以察觉到细丝入微的事情,她不敢面对他了,再度站起来想,想要回去屋里逃避。

    可是手腕再度被抓住,他看着她,“那又何必不敢面对?”

    “放开我!”小竹挣扎着,“靖西,你抓疼我了。”

    可是挣扎了两下,迟靖西还是不放手。

    小竹也着急了,大声的喊道:“靖西,你弄疼我了,你听到没有,你赶紧给我放开!”

    “你再疼,也没我疼!”迟靖西指着自己的胸口,大拇指冲着里面,大声怒斥道:“你再疼也永远不会有我这里疼。”

    小竹从未见他如此过,那双眸子沉痛无比,而且气势惊人,他眼神薄怒的望着小竹。

    小竹闭上眼睛,“好,我告诉你,为什么。”

    “你说!”他还是没有放开她。

    小竹无奈,只好一字一句道:“你妈来了!”

    迟靖西陡然僵住,握住她手腕的手僵在了那里,看着小竹,无法相信的望着,“你说我妈去了十里华庭?”

    小竹猛地甩开他的手臂,不想去看他震惊的脸:“ 好吧,既然说开了我就直接说吧,迟靖西,你妈侮辱了我,说我大白天不做什么,拉着你上床,我就是一个不正经的女人。”

    “嘶!”迟靖西倒抽了一口冷气,无比震惊。

    四目相对中,他从小竹的眼睛里看到了极度的委屈,看到她的悲哀和难过以及无可奈何。

    迟靖西一瞬间明白了小竹为什么要说分手了。

    她受不了自己的母亲那样子。

    别说小竹受不了,自己都受不了。

    他感到了难堪,感到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悲凉从心底溢出来。

    他蹭的一下站起来,“我回去一趟!”

    小竹一下慌了,立刻对他道:“你别去!”

    她不能让迟靖西这样回去找他母亲,紧张之下,她一把抱住了迟靖西,“靖西,你不要去,我不想做一个告状的女人,可是我也实在无法和阿姨那样的人相处,不想你夹在中间为难,所以我不如提前离开。”

    迟靖西听到这话,一瞬间整颗心都跟着碎了一般。

    他被小竹抱着,听到她脆弱丧气的话,心如刀割。

    “你放心,我不会找她算账,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她你告诉我的。”

    “那你不行!”小竹摇头:“靖西,你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吧。”

    “小竹!”迟靖西转身,把她抱在了怀里:“小竹,对不起!”

    他第一次感到了自己没用。

    “靖西!”小竹也很难过:“我没有那么勇敢,请你原谅!”

    迟靖西望着小竹,心里明白,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抱了抱小竹松开,进屋拿衣服,套上,还是坚持离去。

    “靖西!”小竹拦在门口,“你要是去找了阿姨,她一定认为我是一个搬弄是非的女人,我已经不堪重负,你就不要再火上浇油了好吗?”

    “和她来的还有一个人吧?”迟靖西面无表情的开口:“那个人,应该是个和我妈差不多年纪的人。”

    “是有一个阿姨,叫你妈姐姐。”

    “那是我舅妈。”迟靖西道:“我现在去找我舅妈。”

    小竹看看表:“凌晨三点半,你这个点去不行,靖西,你别这样好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